刘乙光

编辑:纤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8 23:09:19
编辑 锁定
刘乙光(1903—1982),湖南永兴人,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后入中央警察学校特训班学习,1928年任中央党务学校军训队长。1930年任中央政治学校第一期教官。1931年任政工队长、指导员、政训室主任、复兴社特务处组长,临澧特训班中队长。1937年出任军统局直属的张学良管理处中校主任,具体负责监管张学良,连续担任任13年,1948年授陆军少将衔。1949年赴台湾,1965年4月退休,1982年在台湾病逝。[1] 
中文名
刘乙光
民    族
出生地
湖南
毕业院校
黄埔军校四期

刘乙光人物简介

编辑
刘乙光外表斯文儒雅,其实对人非常严厉苛刻,故有“希特勒”、“德国人”的外号。
戴笠将看守张学良的重任交给刘乙光后,刘颇费了一番心机。他规定:执行内部警戒任务的特务,白天须站在张学良住房十丈左右的位置,晚上则移至寝室窗外和门口;外围宪兵白天在远处站岗,夜晚则移到特务们白天所站的位置放哨。张学良的自由活动区域只有200米,且只限于白天,黄昏以后便不能走出屋门。在特务的警戒范围外,宪兵连的士兵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彼此相望,形成一个包围圈。这样的部署一直相沿成习,从祖国大陆到台湾都是如此。
这还不算,刘乙光将他的妻子儿女也带来同住,全家人还“陪伴”张学良吃饭。借此机会,张学良的一言一行,都受到了刘乙光的监视。
1946年末,张学良离开祖国大陆,被囚禁在台湾省新竹市井上温泉。不久,台湾发生了“二·二八”事件,刘乙光十分紧张,指挥宪兵特务们加强警戒,不分昼夜来回在屋外巡逻,并不时向室内窥探动静。刘的部下悄悄告诉张学良,如果事变波及井上温泉,为怕张学良逃跑或被台湾民众劫走,刘乙光就会采取紧急措施,杀掉张氏夫妇。
在刘乙光的长期折磨下,张学良有时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愤怒,大声对赵一荻说:“十多年来,他把我张学良看作江洋大盗,唯恐我越狱逃跑,又怕我自杀,处处限制我,给我难堪。不管我受得了受不了,他要怎么干就怎么干,实在做得太过分了。”“随护”的特务听到了,马上向刘乙光作了汇报,刘听了,也无可奈何。
1947年10月30日,张治中带妻子儿女,到井上温泉看望张学良。久别重逢,他们谈了约有四个钟头。张学良托张治中向蒋介石提出两项要求:一是恢复自由,做一介平民;二是要刘乙光搬出他的房子,生活由他自己管理。张治中回南京后,如实向蒋介石转达了张的两项要求。老蒋面露不悦之色,只是“啊”了两声。不久,老蒋下手谕给台湾省警备司令彭孟缉,命令他以后非经批准,任何人不得见张学良。这样的结果,二张都始料不及。
正因为刘乙光对蒋死心塌地地效忠,老蒋对他宠信有加。1949年初,蒋介石兵败,乘军舰来到高雄。安顿下来之后,他立刻召见了刘乙光,询问了有关张学良的情况。蒋交代侍从室通知军统局,发给特务队奖金一万元,相当于300两黄金。
1962年,刘乙光调回安全局。张学良为他举行了“饯别”宴会,与宴的还有蒋经国、彭孟缉。酒席上,张学良语出惊人:“刘乙光是我的仇人,也是恩人。说是仇人,因为他严格看管我;说是恩人,因为他曾救过我的命。现在他要走了,我想送他一笔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刘乙光为什么是张的“恩人”呢?事情是这样的:在贵州桐梓时,张学良突发盲肠炎,在来不及请示获准的情况下,刘自作主张,将张送到贵阳中央医院急救开刀。如果刘不这样做,后果不堪设想。
蒋经国代刘乙光婉拒了张学良的馈赠。刘乙光于1982年去世,活了79岁。

刘乙光保护张学良

编辑
1937年初,张学良由南京被秘密转移到蒋介石的家乡浙江奉化溪口镇附近的雪窦山幽禁。
当时蒋介石的侄媳――原宪兵三团团长蒋孝先的妻子袁静芝也住在溪口镇。蒋孝先西安事变时,负隅顽抗,最后在临潼被张学良的部下击毙。袁静芝对张学良的仇恨极度膨胀起来,暗暗打定主意:杀死张学良,为丈夫报仇。
  张学良被软禁在雪窦山,由特务队长刘乙光负责他的“安全”。虽然雪窦山景色优美,但张学良根本不能随心所欲地游山玩水,每行一步,刘乙光都会紧紧跟随,美其名曰“保护张学良的安全”。
知道此事后袁静芝兴奋极了,火速召集心腹,一边秘密潜入雪窦山上实地勘察,一边进行周密部署。当她将刺杀张学良的行动宣布为“猎鹰行动”时,一个手下表示了担忧,在雪窦山上刺杀张学良是否妥当?如果被蒋介石知道了,后果会怎么样?[2] 
  袁静芝冷笑道:“碍于西安事变的影响,委员长不能公开杀了姓张的,但并不表示他老人家不想姓张的死。猎杀了姓张的,既为我丈夫报了仇,又替他老人家除去了心腹之患。事成之后,他老人家一定不会责怪我。”
  袁静芝准备在山林中射杀张学良。经过仔细观察,袁静芝已经了解到张学良每天黄昏都会和于凤至离开住所出来散步。袁静芝让众“猎手”埋伏好,自己则装扮成疯女人,隐蔽起来。
  那天,张学良和于凤至在刘乙光等特务的“护卫”下,缓慢地走着。他们过了千丈崖,登上了妙高台。而袁静芝,就藏身在妙高台下一块巨石后面,离张学良约百步远。张学良和于凤至的身影一出现在她枪击的范围内,她立刻掏出枪来,对准了张学良的脑袋。“砰”的一声,枪响了,子弹呼啸着从张学良身边飞过,射进了他身旁一棵大树里。刘乙光立刻朝枪响处扑去。张学良和于凤至则紧急蹲下,吃惊地望着袁静芝被刘乙光给扭了出来。
  袁静芝来不及开第二枪就被抓住,气得狂叫起来。枪声过后她的手下纷纷现身,但都被刘乙光的特务队控制起来,根本不能按照她的计划行事。她气急败坏地和刘乙光厮打了起来。刘乙光本来是可以当场将刺客枪杀的,但是他认出了袁静芝,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当张学良和于凤至来到跟前询问刺客是什么人时,刘乙光掩饰道:“是个疯女人,我马上把她带下山。”
  袁静芝很不甘心。刘乙光要强行把她带走,她就更加疯狂地大喊大叫,咒骂张学良。张学良看不清她的脸,只是疑惑地望着她。
  “蒋夫人!”于凤至忽然叫了一声。袁静芝的狂叫声戛然而止。刘乙光忙道:“夫人,您认错人了。”于凤至冷峻地道:“刘队长,麻烦您把蒋夫人带过来。”刘乙光急忙小声叫袁静芝下山,袁静芝反而大声道:“我就是蒋孝先的妻子袁静芝,怎么样!我就是想杀张学良,怎么样!”
  于凤至和张学良走到袁静芝面前,袁静芝撩开脸上的乱发,仇恨的目光像利刃一般盯住张学良的脸。张学良疑惑地道:“蒋夫人,你为什么要刺杀我?”袁静芝昂着脖子,愤恨地叫道:“你杀死了我丈夫,难道我不该报仇吗?”“蒋夫人,当时的情况……”“我不管当时的情况,就知道是你的人杀死了我丈夫,就找你报仇。张学良,你连委员长都敢下手,我丈夫就更不在你话下了!姓张的,你赔我丈夫!”袁静芝喊叫着,要冲向张学良。刘乙光连忙揪住她。
  袁静芝刺杀张学良失败后,蒋介石知道了这件事,但并未深究,而是给了她一笔巨款,让她在上海买了一幢房子。

刘乙光帮助黄克诚

编辑
1928年10月初,黄克诚和李卜成离开家乡,计划到武汉、南京、上海等地找党。
  黄克诚和李卜成因家里穷,离开永兴时身上没带多少钱。为了求得经济上的帮助。找到永兴同乡,又是衡阳读书时的同学曹日晖,李卜成要求他接济点路费,曹日晖不肯,转而介绍他们去找另一个同乡、同学刘乙光。刘乙光曾在北伐军中做政治工作,大革命失败后,他逃到武汉,黄克诚全力帮助过他。此时刘乙光在国民党中央军校做事。黄克诚、李卜成找到他后,他不忘旧情,说过几天他要到上海公干,可以把他们带上,这样安全些。刘乙光一身国民党军装,又有证件,一路顺利来到上海。住下后,刘乙光说,他每月会给他们寄生活费来。
  过了一个多月,也没有同党组织接上关系。此时刘乙光也失业了,无法继续给他们寄生活费,便介绍他们去找一个在上海复旦大学当军训教官的永兴同乡、黄埔军校同学厉良圭求助。结果找到后,厉良圭给了他们3块钱,就再也不理会他们。三个同乡中只有刘乙光帮助了他们。[3]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人物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