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本焕

编辑:纤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2 00:48:53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本焕法师一般指释本焕
释本焕(公元1907年——2012年),法名心虔。祖籍湖北新洲,出生于清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俗姓张,名凤珊,[1]  学名志山,1930年出家,得虚云禅师传法印可为南禅临济宗临济法派第44代传人。历任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广东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广州市佛教协会会长,韶关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还是广东省政协委员,丹霞山别传寺住持,广州光孝寺住持,深圳弘法寺方丈,黄梅四祖寺方丈等。
2012年4月2日凌晨零点36分释本焕法师圆寂于深圳弘法寺。2014年12月5日,湖北黄梅四祖寺迎回禅宗泰斗本焕长老舍利永久安奉。[2] 
中文名
释本焕
外文名
Shibenhuan
别    名
心虔,张志山
国    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    族
出生地
湖北新洲
出生日期
1907年9月21日
逝世日期
2012年4月2日
职    业
和尚,住持,政协委员
信    仰
佛教
主要成就
中国佛教泰斗
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
广东省佛教协会副会长
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
弟    子
印顺,陈贤金,如珂等

释本焕人物生平

编辑
1907年,本焕长老出生于今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
本焕长老
本焕长老 (3张)
7岁时,本焕长老被送入私塾读书,在私塾学习了6年之后,他在杂货店学徒
1930年,本焕长老在新洲报恩寺出家,然后到武昌宝通寺受戒,随后到扬州高旻寺拜师于汉传佛教高僧来果长老,学法七年,深研禅宗。
30岁时,本焕长老从河北正定临济寺起香,三步一拜朝礼五台山,历经三个月的风雨,路程300多里,终于来到了五台山。 本焕长老随后用三个月的时间,朝拜了五台山上的五个台顶。 最后,本焕长老驻锡于五台山广济茅篷(即今碧山寺)。 本焕长老在碧山寺修行期间,用自己的血液书写了《普贤行愿品》等19部佛经,共计20余万字。
1939年,本焕长老出任碧山寺第三代方丈。
1947年,本焕长老游历天下禅院,朝拜了北京弥勒院、天津居士林、上海普济寺
1949年,本焕长老继承汉传佛教高僧虚云长老法脉,为临济宗第四十四代传人。 随后,本焕长老出任南华寺方丈。
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始“反右倾”运动,本焕长老被蒙冤入狱,一直在狱中被关押长达22年之久,著名文化学者赵朴初曾多次奔走营救本焕长老。
1978年,邓小平主持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恢复了本焕长老的名誉和人身自由,并且为其彻底平反。
1980年,本焕长老出任丹霞山别传寺方丈。
1987年,本焕长老出任广州光孝寺方丈。[3] 
2012年4月2日零时三十六分,本焕长老在深圳市弘法寺圆寂,世寿106岁。[4] 

释本焕主要出访

编辑
释本焕 释本焕
1993年7月至1999年7月2次到香港访问宝莲寺志莲净苑,同觉光法师、永惺法师、剑钊法师、智慧法师等交流两地佛教文化发展情况,加强了交流。还在志莲净苑讲“禅宗用功之道”的开示。
1993年7月,出访澳大利亚时曾教授墨尔本居士林全体信众禅修的具体方法。
1995年4月,出访泰国,受泰国国王接待。
1995年5月,接受台湾悟净寺辉禅法师和大觉寺真道、道明法师邀讲出访台湾,参观了中台寺、灵泉寺各大丛林。在台访问期间还在大觉寺传临济法派於惟觉大师。后又在灵泉寺传授禅规,现缩减《弹堂开示》,成为丛林学禅规范。
1996年6月,出访德国、法国、卢森堡、比利时、荷兰、意大利、丹麦、梵蒂冈等国家,每到之处,都得到信众的热烈欢迎。
1998年8月出访日本。

释本焕人物经历

编辑
释本焕
释本焕 (3张)
1907年9月21日,本焕老和尚出生于湖北新洲李集西张湾村。因家境贫穷,仅读六年私塾,就辍学到武昌当印刷徒工,不久又到新洲仓子埠当杂货店学徒。因当时政府腐败,外侮内患,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本焕老和尚深感世事无常,渐萌脱俗之念。常到仓埠报恩寺,听传圣老法师讲经说法,随立志潜心向佛,追求人生真谛。
1930年,志山径直到镇上的报恩寺出家,传圣和尚高兴的说:“我早看也看出你与佛有缘,今天你果然出家了,说明你有佛缘,成熟了。”遂收为徒弟,法号本幻,后来觉得此徒悟性高,慧根焕发,必能济惠众生,又改名为本焕。由于他刻苦修学,自觉辛勤劳动,每天早起打扫庙子,挑水劈柴,后敬香,习禅,不怀杂念,做到身在佛门,心在佛门,立志成为追求智慧解脱的修行者。如此一来,不仅得到师父的喜爱,还得到经常到庙上拜佛供养寺庙的万遐进女居士的喜爱。万居士乐善好施,是当时湖北省主席万耀的姐姐,当地僧俗称她为万大姑太。姑太认为本幻在这小庙里,由于当地深通经文的僧人不多,难于帮他深造。于是资助并介绍他到武昌宝通寺受戒。
本焕长老到了武昌宝通寺。以圆净的身心,从持松和尚受具足戒。这位博学多才的传戒师对他说:“要领悟到佛的真谛,必须经过一番苦行修炼的功夫,亲自体验,渐入佛心,没有捷径,只有苦修行,才能达到那种境界。”并指出:“你要多走些名刹古寺,多参拜高僧大德,特别要注意持戒修行。”本焕长老牢记持松和尚的话,决心在佛门做位大乘修行者,哪怕是历尽种种艰难困苦,也要寻师访道,亲自体验、苦行修炼。正巧万大姑太来武汉探看弟弟,也到宝通寺来看本焕长老,听了本焕长老受戒后的参悟体会和志向,又慷慨解囊资助本焕去参学。是年四月中旬,本焕长老从武昌乘船到镇江,到达扬州高旻寺,参拜了来果和尚。来果和尚是湖北黄冈人,欣然收下了这位同乡为侍者。来果和尚要他手抄宋仁宗写的《赞僧赋》。让他“好生体会什么叫僧人,怎样修行”?又跟他讲述临济宗义玄祖师的故事,鼓励他要以祖师爷为榜样,通过严格锻炼、坚持修行,日后终将成为一棵给人荫凉的大树。后来本焕长老自己回忆在高旻寺修行时的情形:“昼则勤修善法,无令失时;第一夜的后夜,亦勿有废,中夜诵经,以自消息。”由于艰苦修行,位列来果和尚的十大弟子之一,深得禅师器重。1935年任禅堂维那,1936年任堂主,重要佛事活动让他参与或主持。曾经参加八个禅七之后,又打五个生死七,足足九十一天坚持硬坐、静坐定静不倒单,以顽强的意志,通过了禅功严峻的考验。
时年三十岁的本焕长老一心要完成朝拜的宿愿,此时的他跟来果和尚修行了七年,可出任住持寺务了,但是,他在武汉完成四千多银圆化缘任务,交高旻寺采购修建寺院木料之后,从汉口乘火车北上,直达河北省保定市。旋即由保定起香,三步一叩,五步一拜,朝拜五台。一路上风餐露宿,忍饥挨饿,腰酸脚痛,双膝皮开肉绽,仍虔诚叩拜,足足拜了六个月,磕了二十二万多个响头,到达了五台山。跟着又爬上山。从北台起,同样三步一拜一柱香,朝拜五台;五台高度均在海拔三千米以上,从东北到西南横跨达一百二十公里,如此一拜,又拜了半年。持续一年的朝拜,连头发、胡须也没有剃,究竟为什么?本焕长老曰:“为持戒律,修佛性,修德性。不潜心入禅,依佛心为心,怎能发慈悲心?不苦修行,磨炼自己,难忍能忍,怎能入道?自己不能入道,不发菩提心,又怎能发愿度人。”这体验是何等深刻啊!
从1938年开始,本焕师在五台山广济茅蓬(即碧山寺))住下,决心在这圣地苦修行十年。当时寺院住持广慧法师圆寂,遂由寿冶法师接任方丈,本焕长老、法渡法师任监院。本焕长老将手指剪开,以血为墨,恭写《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金刚经》等经典,日写六百字,六个多月,共写了十九卷血经。幸存一本血经《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是由一位当年碧山寺当库管的僧人,拼着性命保存下来;于1987年本焕长老升任光孝寺方丈时送还。本焕长老在这本血写经自序中说:“为重法故,‘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荫发进时供之心,刺指血之血,不惭形秽,书写了《普贤行愿品》等大乘经典,以报答佛恩、众生恩及无始至今过去一切父母抚养之恩,消除无始以来五逆十恶的罪孽”。由此可见,发心之广大,令人钦佩。此时,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已经占领了五台山。长老爱国爱教,常常利用监院身份,支持抗日战争。1942年12月,日本侵略军追杀一位八路军营长。当营长跑进碧山寺,长老就把营长藏在后院。日军怒气冲冲要寺院交出八路军,本焕长老连声念阿弥陀佛,用手比比画画,表示他只信佛陀,不懂什么“八路”,将日军支走。
1942年10月起,也是万大姑太的支持,资助长老三百大洋,在已毁的古西天寺修了闭关之所。为潜心念佛求道,在入关前打了个禅七,做了法事活动,于地藏菩萨圣诞之日——七月三十日,身穿大红袈裟,庄严地进人关房。在闭关三年期间,读《藏经》四千多卷,还在晚上放焰口千台,超度抗曰阵亡将士。1947年七月,本焕出关,回到了碧山寺。
碧山寺有个镇山之宝,称碧山寺金字经塔,是明朝三宝弟子许德其所书。它长五点一米,宽一点七米,是用白绫和黄绫装裱而成。内容是《大方广佛华严经》全文,共八十卷,六十三万零四十三个字。许居士整整写了十六年,被誉为佛经金字塔。1947年三月,师隐居五台山北台顶才三天,就听说一些盲动农民冲击碧山寺,遂令一位刚从碧山寺来的寺僧重回寺里,把经塔秘密地背上山来。本焕满眶热泪地看到了此塔完整无缺,於是向佛发誓,人在金字经塔在,誓与经塔共存亡。为了避兔此宝在战争年代被毁,师携塔开始了长途跋涉的流离生涯。四月,先背塔到山西省三阴县净土寺,结夏安居,白天继续刺血写经,晚士放焰口一百台。七月,又背塔到北京市西直门弥陀院,向真空、慈舟两位和尚讲述护塔出走的经过。真空和尚说:“眼下兵荒马乱,你在乱中冒险保护佛宝,是真诚的佛心。你这种护法精神难能可贵,不愧为佛们子弟。你真了不起。”长老谦逊称,这是五台僧人应尽的本份,并说打算护塔到碧山寺下院上海市普济寺存放。两位法师深表赞同,要他在这里休整一段时期,然后从天津坐海轮去。九月,长老背塔到天津,应邀在天津居士林陈展经塔几天,有三百多人参观。一星期后,又从天津塘沽码头坐船到青岛,在湛山寺住了一晚,湛山寺住持看见本焕长老孤身一人,便派了二十位僧人一道护送佛宝。熬过了数日的颠簸,几经辗转,终于把佛宝安全护送到上海普济寺。住在该寺的寿冶法师、法度法师是长老同门接法兄弟,一见佛宝就失声叫了起来:“本焕,我的好兄弟,你吃苦了,你为佛门保护了这无价之宝,立了大功啊。”直至今天,《华严经》金字经塔尚在五台山显通寺完好如初存列起来,色泽犹新,金光耀眼,长老功不可没!
本焕长老的“燃灯送母”故事更是感人肺腑。1948农历三月,本焕长老还在上海普济寺修行。多年来,他一直挂念着年迈的母亲,曾作诗一首:“死别诚难忍,生离实亦伤。子出山关外,母忆在他乡。日夜心相随,流泪数千行。如猿泣爱子,寸寸断肝肠。”一天,他突然接到二哥来信,说母亲病重,盼速回来一见,以慰慈心。本焕长老当即赶回到湖北老家,到仓埠报恩寺结夏安居。坚持每天清晨坐禅,早餐後步行十五华里,回家照料母亲,晚上又返回报恩寺,攻读三藏,还天天放焰囗回向。回家五个月,侍候老母,端茶送水,喂药喂食,细致入微。九月,在老母临终前的一夜,在自己两个肩窝里装上菜油,放上灯草点燃,双膝跪在老母床前,行孝送终,直至老母亲离开人间。老母病逝后,请僧尼为老母亲超度七天,自己在老母亲灵堂守孝“七七”四十九天。长老在灵前反复说自己的誓言:“安息吧!母亲。作为佛子本焕,一定遵佛教诲,上报四恩,下济三途,永不忘父母养育大恩,修好八正道,永弘佛法,建设光明的佛土。”
1948年11月,本焕长老来到广东南华寺住下,常到乳源云门大觉寺,看望虚云大师。大师认为本焕长老修道成功,考虑自己111岁了,应由41岁的本焕长老担任南华寺方丈。虚云大师兼挑五宗宗脉,认为本焕长老可以承继曹溪法脉,授他为临济宗四十四代的传人。1949年正月初八,本焕长老于南华寺升座,四月初八曰即开期传戒,请虚云大师为传戒和尚,自己为开堂和尚,传戒五十三天,国内外前来受戒的出家人达六百多。
1953年至1957年,本焕和尚有六十多位法徒,当了各寺院的方丈,使传灯有继,慧目常明。到了1958年2月,本焕和尚突然打错成“右派份子”、“反革命份子”,逮捕入狱,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本焕长老泰然处之,认为“种种烦恼皆我炼心之处,种种艰苦皆我修定之所”。后由监狱转至坪石劳改农场改造,但他把劳动当作一种修行,从不懈怠。1973年五月,本焕和尚刑满释放了,但此时正是中国大陆混乱年代,不能回寺院,留在劳改农场就业。1974年,新州新街人张文波放蜂群到韶关,听讲本焕和尚刚刑满释放的消息,就赶到坪石劳改农场问了个清楚,迅速返回新州,告诉了本焕和尚的侄女张廷凤。于是,经侄儿、侄女等亲人再三来信恳求,本焕长老才返故里欢度春节。
1980年3月,在其门徒比丘尼印先再三恳求下,经仁化县政府邀请,本焕长老来到丹霞山别传寺。到寺当天,正好广州有四十多位居士挤在小木楼上拜佛,看见本焕长老飘然而至,一齐跪下,心喜呼唤:“老法师来了!我们真有佛缘。别传寺有救了!”在香港的门徒融灵、宽纯等带动下,别传寺修建工程开工了。
由于当时地方政府不同意修复别传寺,就以修建明末大官“李永茂隐居”名义上报工程计划。新建了大佛、钟鼓楼、大禅堂、澹归塔、大斋堂、厨房、饭堂、迎宾楼等,建筑面积共达四千多平方米。定居在美国的李汉魂将军回国观光旅游,看了修好的别传寺,连声称赞不已,兴致勃勃地书写了“别传禅寺”的寺门匾额。鉴於广东自虚云老和尚于1946年在六榕寺做过水陆法会后,四十年来没有再举办过水陆法会的情况,从1986年起,本焕长老在别传寺又开始做水陆法会,而且每年都打四个、八个、九个禅七,吸引了海内外一批又一批善信与学佛者,促进了丹霞山旅游业的发展。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特地重游丹霞山,赋诗一首赠给本焕长老:“群峰罗立似儿孙,高坐丹霞一寺尊。定力能经桑海换,丛林尚有典型存。一庐柏子参禅味,七盈松涛觅梦痕。未得偏行堂集看,愿将半偈镇山门。”可见本焕长老恢复别传寺的贡献与影响。
1986年光孝寺交还佛教界管理使用。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建议,请本焕长老出任光孝寺住持。本焕长老认为匡复光孝寺,是禅宗行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决定于1987年元旦那一天,以八十高龄,从韶关往广州,到光孝寺就任。1月6日,本焕老长老写信给叶选平省长,请政府支持重建这祖国南大门的十方古刹;赵朴初在病中也写信给本焕和尚,提出匡复光孝寺的意见。1988年广东省政府,在地方财政紧张的情况下,先后拨款资助修复光孝寺。在本焕长老的率领下,经过十方募化,光孝寺主体工程基本完成,各殿堂佛光耀眼,殿前殿后栽满了奇花异草,四季花香扑鼻。深圳新建的弘法寺,也于1991年由本焕和尚正式任住持后,加快了修建步伐,次年六月十八日举行佛像开光暨方丈升座盛典。
本焕长老自故里报恩寺出家,其门徒也以报恩寺而派名,如用“印”字、“堂”字、“顿”字辈来取法名,祖寺已毁四十多年了,本焕长老及弟子早有重建报恩寺的心愿。早在1989年本焕长老就派印觉、印定等门徒去联络选址重建工作,四方的报恩寺法裔募捐款项,重建的工作很快地付诸施工了。1994年农历九月十九日报恩寺隆重举行佛像开光、本焕方丈升座法会。同时预贺本焕和尚九十大寿的典礼也隆重举行,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周绍良写来贺联:“宝刹重现庄严相禅师今宣法句经,转瞬九十年间事四众额物祝遐龄。”高度评价了九十高龄的本焕长老的高风亮节。本焕长老曾身兼别传寺、光孝寺、弘法寺住持之职,均为各寺的扩建、新建、重建耗费了心血。
本焕老和尚出家六十多年,弘扬佛法孜孜不倦,教授的弟子遍及海内外,历任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常务理事,广东省政协委员兼省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广东韶关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广东省仁化县政协副主席,广州光孝寺退居方丈;仁化别传寺、深圳弘法寺、新州报恩寺、黄梅四祖寺、南雄莲开净寺的方丈。
从1987年起,他几乎每年都到国外讲经说法,交流佛教文化,弘扬佛法。1987年七月,他到香港访问,拜会香港佛教联合会,与数十年来未见面的师兄弟及弟子欢聚一堂;八月又乘飞机赴美,应邀参加加州万佛圣城的水陆法会,并到纽约、洛杉矶访问,接着又到加拿大参加佛事活动;1988年,本焕长老82岁,在湖北新洲重修报恩寺,此寺原址在仓子埠集,现重建于道观湖畔。1994年建好,筹资1000多万元,完成建筑面积约6000多平方米重修的报恩寺,今昔对比显得更加雄伟壮观,成为江夏名刹。
1991年九月到泰国进行佛事访问和佛学交流活动;1993年加拿大、美国、泰国又再度邀请他出访;次年又应邀到澳大利亚访问,在澳大利亚的泰国、越南、台湾等地的僧人、居士纷纷要求他授皈依。之后,他还到台湾访问,为促进海峡两岸的佛事和佛教文化交流作出了贡献。德高望重的本焕禅师,是现代禅宗泰斗虚云的嫡传大弟子,他禅悦人生的风范人天共仰。[5] 
1994年9月21日,本焕长老回到祖庭欢度87岁生日。同时,举行了佛像开光、方丈升座、水陆法会。前来祝贺、参观、敬香的人士,成千上万,一时轰动新洲城乡。
1995年12月,本焕长老88岁,重建四祖正觉禅寺。正觉禅寺由禅宗四祖道信禅师创建于唐武德七年,距今一千四百多年的悠久历史,虽几经修复,但仍毁于清末。如今仅存四祖殿一间和几株古柏树。蒙各级政府支持,各方人士相助,重建正觉禅寺,于1995年12月动工,至2000年6月止,仅四年多的时间,建成殿堂、僧寮等建筑面积约一万三千余平方米,营建造价4500多万元。为弘扬四祖宗风,本焕长老于1999年12月创办《正觉》刊物。弘扬佛教文化,奉献社会,造福人间。
1996年11月,本焕长老89岁,重建广东南雄莲开净寺尼众道场。他一生建了好几座道场,唯见诸多尼众披度无处安身修道,悲心切切,遂发愿重建莲开净寺。于1996年11月8日大雄宝殿动土开工,至1999年12月全面落成,完成建筑面积约7000多平方米,营建造价2500多万元。
1999年3月,本焕长老93岁,在广东城郊珠玑古巷开山新建大雄禅寺,占地面积约45563平方米。现已建成大雄宝殿、头山门、钟鼓楼、客堂和功德堂等建筑。

释本焕慈善事迹

编辑
释本焕本焕老和尚以“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度人无量。他以慈悲水饶益众生,热心社会功益。90年代以来,他率领弘法寺僧众多次参加支援全国各灾区的捐款捐物活动,支援希望工程和孤残社会福利事业。
特别是1998年8月他在住院期间,了解到长江流域洪水灾情严重,不顾医生的劝阻,从医院回到弘法寺冒着酷暑,亲自主持法会,募集善款,支援赈灾活动。自己带头为三峡灾区捐助人民币10万元,四众弟子在他影响下也积极捐款捐物;共捐人民币70余万元。
2003年5月8日,本焕老和尚获悉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有12名残疾儿童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急需动手术,缺乏资金,他发心由弘法寺捐助32万元人民币,使12名残疾儿童康复有望。事後社会福利中心以“扶贫助残、慈悲济世”的牌匾回赠弘法寺,感谢本焕老和尚慈悲济世之爱心。同时,深圳商报和深圳特区报等新闻媒体也介绍了捐款消息,高度赞扬了老和尚的无量功德。

释本焕行业贡献

编辑
本焕老和尚在前半生,志在苦行,参研经、律、论教理教义,坐禅,闭关、跪拜五亳、刺血写经、燃臂孝母、弘法度生、领众守戒,遵循百丈清规,继承禅门宗风,倡导人间佛教,尊称佛门泰斗。在後半生奔走中外,行化四方,广结善缘,披心沥胆,建寺安僧,数十馀年来,连续光复别传寺、光孝寺、弘法寺、报恩寺、正觉寺、莲开寺、大雄寺等七座寺院,建筑总面积约六万多平方米,筹划二亿五千多万元,德业巍巍,堪称佛门巨匠。本焕老和尚重视将中国佛教文化传播海外信徒,曾用十余年时间访问欧美和东南亚诸多国家和地区。

释本焕佛经抄录

编辑
本焕老和尚一生抄录的佛经和佛偈不计其数。39岁时,在五台山,刺指、舌之血为墨,书写《楞严经》10卷、《地藏经》3卷以及《金刚经》、《普贤行愿品》和《文殊师法王子经》等20余卷,共10余万字。遗憾的是很多血经在兵荒马乱年代中已失散,现仅保存一卷5952字的《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行愿品》传世,成为无价的法宝。他抄录的经书或予人书写的条幅,态度非常虔诚,落笔一丝不苟,必须依正体,把凡夫心识转为如来智慧。
本焕老和尚将自己书写的血经《普贤行愿品》奉为日课,现虽已百岁高龄,但仍坚持早晚必诵。无论是有病住在医院,或在外出途中,都不忘记念佛诵经。诵经习惯早已是八风不动、顺逆不忘,令人敬仰。

释本焕人物评价

编辑
本焕长老是我国佛教的领袖,也是我国佛教界德高望重的著名高僧。他一生忧国忧民,践履佛教界爱国爱教的光荣传统,时刻将人民的疾苦放在心上。他为人师表,受人尊敬,为我国佛教事业的恢复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2012年,原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 评)
本焕长老一生为法忘躯,秉持“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信念,续佛慧命,弘法利生,立足人世,服务社会,厥功甚伟,建树至巨,是中国佛教界的禅门宿尊,爱国典范。(2012年,时任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评)
本焕长老常讲,自己虽是一个出家人,但首先是一个公民,国家的兴衰、人民的疾苦,不管大小,都有一份责任。老人家超过100岁,依然心怀家国、仁济众生。(2012年,时任深圳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张思平 评)[6] 
虚云禅师十大弟子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社会 宗教人物 宗教 人物